熱門文章
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?
發表時間:2021-02-13

Photo by Sriyoga....
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專注一項技術,闖進全球500強,稻盛和夫帶領京瓷不斷創新的「田埂精神」

發表時間:2023-04-11 點閱:1123
Responsive image
    
Photo by Icons8 Teamr on Unsplash

 
從創業起,我就一直有危機意識,覺得不經常推陳出新,公司可能就會倒閉。於是我不去想什麼可以做、什麼不可以做,而是去做有創造力、有創意的事,這好像已經成為我的本性、我的宿命了京瓷從映像管零件起家,陸續生產過許多產品。舉例來說陶瓷很耐磨,所以我們活用陶瓷這種材質的特徵,開發出各式各樣的用途,如容易磨耗的纖維機械的孔眼、幫浦零件等。正是因為不這麼做就無法存活的危機意識,讓我們催生出一個又一個的新產品。

京瓷這家公司的挑戰與起點,就是做沒人做過的事。這樣做也提升了我們的技術開發力,讓事業多角化經營。

一般公司都覺得自己必須要是專業的公司,必須磨練自己的絕技。這些公司認為必須「選擇與集中」,也就是要做出選擇,集中專注在自己擅長的領域,這樣才能成功。大家常說這也做那也摸的「機會主義經營」,常常會兩頭落空,一事無成。可是京瓷卻是因為「只靠一種產品,不知何時會走到盡頭,為了存活下去,只能多方嘗試」的想法,才能走到現在。

這種基因早在創業前就已經存在。1955年我從大學畢業時,剛好是二戰結束後十年,韓戰剛結束後全球景氣跌到谷底。當時找工作極為困難,好不容易願意雇用我的松風工業,卻是一家虧本經營,連薪水都無法如期發放的公司。

自己處境如此困難,但那些有錢人家的子弟或一流大學的畢業生,即使是在這種時候,仍然能受到大企業雇用。我非常羨慕他們,於是我這麼想。

成為大企業的上班族,就像是走在河堤上的柏油路。換句話說,就像在飛黃騰達的路上順利直升一樣。我也想走在柏油路上。可是沒人放我進去。即使如此我還是努力想爬上河堤,走在柏油路上。可是我不斷地跌倒滑落,只能走在下方田地間的田埂上。

人生勝利組的菁英們走在河堤的柏油路上,我卻只能走在下面的田埂上。為什麼我就必須這麼悲慘?雙腳泥濘不堪,還會被水蛭纏上,走在這種路不像路的地方,我覺得自己的命運實在太坎坷了。

可是即使是在這種時候,我也會試著這麼想:「走在柏油路上,什麼都不會掉下來吧。已經有許多人走在前面,路上已經非常乾淨,找不到任何新鮮東西,也不會有任何意外所得。可是走在田埂上可能遇到蜻蜓,也可能遇到青蛙,可以發現、抓到許多東西。我覺得走在這種路上比較好。雖然辛苦了一點,還是走田埂吧。」

大家都遵循別人的指示,漠然地走在走慣的道路上,但我卻要走在沒有人走過、我是第一個走的道路上。那裡可能有小河,可能有懸崖,全程都要靠著自己邊思考邊走。不加入創意巧思,根本無法走這種沒有人走的道路。只要活著,就要不斷地思考,發揮創意巧思,迎接新事物。

此外,要做出新的開創,就必須是知性的野蠻人。去做已經有先驅者、已經有人寫過相關論文的研究,不過是模仿他人,不算是新的技術開發。就算我們不是從事尖端高科技,我們也只做全新的事,做沒有先例的事。那就像是船隻航行在沒有航海圖指引的大海中,也像是走在沒有地圖可供參考的路上,那是一種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走在哪裡、應該朝哪裡走的感覺。

也就是說,踏入沒有航海圖也沒有羅盤指引的未知世界,才可稱為是技術開發。就算是枝微末節的技術,只要沒有別人做過,就算是技術開發。這種時候開發者很容易喪失自信,兩腿發軟、猶豫彷徨地問「這樣做真的好嗎?」或「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?」要繼續前進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。

去做具有創造力的工作,這已經內化成京瓷人的DNA。正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都這樣做,才能發展到今日的局面。不只是幹部員工,我希望今後全體員工都能繼續貫徹這樣的生存方式。我希望我們永遠是開拓者,站在開拓者立場,繼續推展事業。


►►本文摘自:《經營之心:企業永續成長的「心」領導法